抗疫一线护士10岁儿子被诱导打赏10万元,抖音难逃审核缺位之责!

2020-02-25 18:06:36

  新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逐渐在全国蔓延。疫情期间寒假延长,多地中小学生都陆续在家上网课,在网络上滞留的机会也就多了起来,众所周知,沉迷于刷抖音的青少年不在少数,但是抖音却未加强对平台主播资质、直播内容的审核力度,相反有纵容嫌疑,导致疫情期间抖音未成年用户被诱导进行天价打赏的事件频频曝出。

  2月24日,据新浪科技报道,韩女士是一名奋战在抗疫一线的护士,丈夫在外地工作,二人将其10岁儿子留在家中用手机上网课,不料孩子偷偷看起了抖音直播,受到主播诱导,短短3天就为其刷了近10万元礼物,将夫妻二人几年积蓄全部耗尽。

  据受访者孩子叔叔透露,这位抖音主播诱导孩子为其刷礼物,第一次6000多,到后面一次5万多,每一次不到15分钟,前后累计打赏高达99800元!

  韩女士参加完抗疫工作回来以后发现了手机扣款短信,赶紧联系了抖音平台进行投诉,抖音官方要求投诉方分别提供相关证据、家长信息和账户资料等,并告知孩子家长继续耐心等待,此时距离事件发生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对此,主播方也反复回应称,“我们等待抖音官方处理”。

  不难看出,抖音平台及主播存在相互推卸责任的嫌疑,焦虑之下,这位一线护士母亲已经病倒,对此网友纷纷为其鸣不平,也对抖音方提出质疑。

  “这些一线医护人员是这段特殊时期的逆行者,理应得到社会各方的尊重和保护,抖音这么大一个平台,为什么不能尽快出面解决?”、“不要让一线护士人员寒了心”……

  实际上,疫情期间抖音被曝出的“未成年人巨额打赏”投诉比比皆是。

  2月18日,阜阳市民徐先生向媒体反映,自己10岁的儿子米米从1月18日开始用妈妈的手机在抖音平台上进入游戏主播的房间刷礼物,在2月2日到6日短短五天内,米米总计给多位游戏主播刷礼物打赏共计花费高达4万5千多元。

  据米米妈妈闫女士提供的银行流水记录和“抖音短视频抖币”的充值明细显示,在 2月2日到2月6日这五天里,儿子米米在抖音进行了多笔大额充值,有的高达 5000元。“抖音平台让我出具孩子的出生证明,家长身份证等资料,我都传过去了。但是到目前为止,还一直没有工作人员联系我。”闫女士透露。

  2月15日,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消费者在黑猫投诉上反映,自己十一岁的孩子拿家长的手机看抖音直播,2月12日和13日两天总共充值37880元用于打赏抖音主播,联系主播不予退回,抖音客服也联系不上,目前投诉还未得到解决。

  聚投诉平台也到处充斥着伤财的家长们对抖音平台的控诉。

  2月3日,一位家长在聚投诉称抖音平台诱导未成年人从1月29日到2月2日四天时间,消费了超8000元人民币;2月7日,王先生在聚投诉上称家里12周岁的女儿在2月4日至6日被抖音主播诱导消费了11565元,理由是带她玩游戏;2月20日,陆先生在聚投诉平台上反映,自己家四岁的孩子用家长的手机买了518元抖币,在还未使用的情况下,向抖音平台申请退款被拒绝了。

  疫情期间,为了保证未成年人在身心仍然能够健康成长,网课成中小学教育的应急之策,不少在线教育平台甚至还提供免费直播课等等,客观上孩子们上网机会增多。未料,这些举措竟变成抖音主播趁机诱导未成年人打赏的契机!着实令人气愤。

  更重要的是,作为责任主体方之一的抖音,本应肩负起保护未成年用户权益的重任,比如推出“严禁主播诱导未成年人打赏”规定、完善投诉人退款流程等等。但是在屡遭投诉之后,抖音并未因此加强平台审核,客服电话及退款途径仍然不完善,这怎能让忙于复工、抗疫的家长们放心?

  疫情来势汹汹,各大互联网平台理应承担好相应的社会责任,但是很明显,抖音在面临社会责任和平台流量利益的抉择时,选择了后者。所以要清除这类无良现象,既需要广大网友的监督,也需要监管部门重拳出击,否则“熊孩子在抖音天价打赏”事件可能还会层出不穷……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