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高管解读2021年Q1财报付费订阅用户增长不及预期是受疫情影响

来源:新浪科技 2021-04-21 16:56:41
Netflix高管解读2021年Q1财报付费订阅用户增长不及预期是受疫情影响

查看最新行情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21日早间消息,美国视频流媒体服务提供商Netflix今日公布财报称,该公司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为71.6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57.68亿美元增长24.2%;净利润为17.0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7.09亿美元增长141%。

  财报发布后,Netflix联席CEO里德·哈斯廷斯(Read Hastings),联席CEO和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兰多斯(Ted Sarandos),首席运营官和首席产品官格雷格·彼得斯(Greg Peters),CFO斯宾塞·纽曼(Spencer Neumann)和投资者关系副总裁斯宾塞·王(Spencer Wang)等公司高管出席了随后举行的财报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富达投资分析师Nidhi Gupta提问。

  以下即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Nidhi Gupta:公司去年一季度的付费订阅用户增长了1600万,而今年一季度的增长似乎不及公司自身和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可否请高管分析一下原因?

  斯宾塞·纽曼:一季度的情况主要还是跟疫情有很大关系,疫情对于世界的影响依然很大,公司付费用户增长不多,也反映了整体发展趋势过程中的短期波动。去年全年公司付费用户增长了近4000万,很大一部分的增长出现了提前释放的情况。此外,由于疫情管控措施,我们的制作从去年起开始受到影响,虽然我们做出了一些调整,逐步恢复了这方面的工作,但是很多内容还是会被推迟到今年的晚些时候。这些情况让我们很难对每季度的付费用户增长数字做出非常准确的预测。我们在财报第二页也对比了近年来,公司内部对于用户数的预测与实际情况的偏差,因为是预测,所以肯定会有偏差,不管是预测多了还是少了。纵观过去五年,最大的预测偏差出现在过去五个季度,也就是疫情肆虐的这几个季节让我们对于预测很难掌握,不过关键是公司依然保持着健康的运营,包括每付费家庭内容观看量在一季度出现同比增长,用户流失率同比下降,整体业务依然在增长,从两年前的1.5亿用户,增长到目前2.1亿,接近40%的增长,跟过去几年的增幅类似,原因是用户从电视到流媒体转移的市场趋势没有变化,所以虽然会有造成短期增长波动的干扰因素,长期增长的趋势还是非常明朗的。

  里德·哈斯廷斯:公司过去十年用户增幅都非常稳定,目前有些波动,我们也在问自己:“确定不是因为市场竞争吗?”因为我们最近的市场竞争态势还是趋于激烈的,但是当我们浏览不同的数据,包括不同地区的经营数据,竞争对手的业务拓展等等,我们看到的情况依然变化不大,公司的增长依然符合大的市场趋势,这也是我们非常有信心,竞争一直都存在,我们跟Amazon Prime的竞争已经超过13年,同Hulu的竞争已经持续14年,同电视的竞争也还在,但是我们没有探测到整体竞争态势方面的变化,一直很激烈,未来依然会非常激烈。

  Nidhi Gupta:很高兴听到公司用户流失率出现下降,而且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在某些市场也有提价的动作,在目前的市场情况下,用户对于这些提价的吸收情况如何?

  格雷格·彼得斯:我们看到的情况和过去两年类似,公司继续采取明智的投资策略,制作优秀且多样化的内容,为不同地区提供高质量的内容。公司还为提高产品体验增加了投资,让用户得到更多快乐和价值百科。如果这些方面我们做得好,就可以周期性地提高我们服务的价格。在提供娱乐价值百科方面,我们一直做得很好,在市场中具备非常大的竞争优势。

  斯宾塞·纽曼:用户流失率方面,目前美国市场的流失率比提价前更低,同样的趋势也出现在其他我们刚刚提价的地区。

  Nidhi Gupta:可否预测一下,当疫情得到更好控制之后,公司用户增长情况会有什么变化?

  里德·哈斯廷斯:很不幸的是,由于疫情的变化,一些国家在过去的这一年里重启之后又重新封城,一些地区正在经历真正的危机时刻,当然美国比较幸运,不在这些国家之列。回顾数据,疫情最开始爆发的时候,用户数和观看量都有非常巨大的增长,不过在那之后,经历了多轮的封城重启,包括美国圣诞假期的防控,都没有对于用户数和观看量产生非常大和实质性的影响,所以对于未来的重启,或者再次封城,我们都不觉得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包括目前一些确诊病例数增长非常快的地方,我们都没有看到什么大的影响。

  斯宾塞·纽曼:关于二季度的展望,我们看到的情况同一季度类似,二季度还会继续受到之前用户增长提前释放的影响,还会受到内容上线推迟的影响,另外,二季度也是传统意义的淡季,但是核心的数据还是非常不错的,也有业务重新加速成长的催化因素,所以长期来看,前景还是非常不错的。

  Nidhi Gupta:公司在做一季度和二季度预测的时候,是否考虑了增长提前释放的情况?这种提前释放对于下半年的成长有何影响?推迟的新内容推出对于下半年业绩有何影响?

  泰德·萨兰多斯:我们每天,每周,每年都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制作用户喜爱的,具有价值百科的内容,这些内容的策划可能提前两到三年就已经完成,这样后面的制作和发布才能顺利进展。我们原本期待今年一季度能推出一些内容,但是由于疫情延迟了后期制作,相信我们到下半年,或者四季度可以恢复正常,为用户呈现新一季的《猎魔人》,《你》和《眼镜蛇》,还有推迟发布的电影《神庙》,另外还有巨石强森,Ryan Reynolds和Gal Gadot主演的《红色通缉令》,Chris Hemsworth主演的《逃离蜘蛛头》等大制作影片。我们每季的内容量都会有环比和同比的增加,每个季度都是如此,只是不同内容形式的占比会有变化,还有疫情的影响作为另外一个不确定性的因素,在上半年产生了影响。

  Nidhi Gupta:公司五年前开始制作原创内容,目前的用户数已经超过2亿,并且又出现了一个规模非常大的竞争对手,考虑这些情况,公司今后三年的工作重心是什么?

  里德·哈斯廷斯:你所提到的竞争对手可能是迪士尼,但是我们在观看时间方面最大的竞争对手还是传统电视,另外还有YouTube,因为YouTube的观看时间比Netflix要长很多,迪士尼相对小很多,就观看时间而言,Netflix处于行业的中游。我们的工作重点一直是提升用户满意度,提高用户口碑,促进业务增长,找到同用户心灵相通的内容,提高内容推荐的相关度,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在各个方面积累经验,推进业务的增长。

  泰德·萨兰多斯:媒体公司在向全球各地出口好莱坞内容方面做得一直很好,我们在这方面也做得不错,比如靠《布里杰顿家族》等电视剧和电影,我们收获了超过1.2亿的海外用户。另外,过去两年里,我们在本地内容制作和观看量增长方面做得也不错,比如法国团队制作《亚森·罗宾》是一季度Netflix最成功的一部剧,这部剧不像其他法国作品那样相对平淡,虽然也是法国作品。公司的全球团队制作,讲述当地故事,都是最贴近当地文化的内容,世界其他地区的用户喜爱看这些内容,也是因为这些是最本土化的内容,这也是我们的工作重心之一。我们将大量的好莱坞内容介绍给全世界同时,也会继续将更多本地内容推广给全世界,包括西班牙制作的《名校风暴》,《纸钞屋》,日本制作的《全裸导演》,土耳其的《阿提耶》等等。公司这方面的制作能力,以及将这些内容呈现给全世界观众的能力是我们为之自豪的事情,未来几年公司将继续这方面的努力。

  格雷格·彼得斯:我也对于公司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内容题材,并向全球观众推广这些内容感到无比兴奋,我们需要不断增进对于不同国家用户和市场需求的理解,满足他们尚未得到满足的需求,我们也理解用户对于Netflix服务的独特需求,我们会努力不断提升用户体验,包括注册和付费方式,让全球各地的观众从使用服务和内容观看中得到快乐。

  斯宾塞·纽曼:我想前面几位的回答非常到位,我也试着补充一些观点。我个人对于娱乐行业的流媒体化趋势感到无比激动,这是正在发生和未来可期的重要趋势。在财报书中我们也提及了公司业务在过去10多年时间里,从邮寄DVD到流媒体服务,从美国本土拓展到全世界,从授权内容到原创内容制作,我们决策和转型的速度起到非常大的助推作用,我们工作重心抓得也非常准,但是即使是这样,公司目前在我们业务做得最大的市场中,按电视观看时间计算的市场份额也只有10%。我们未来增长的空间还很大,公司将继续努力,市场上的机会也非常多,我们将继续创造优质的内容,优化运营,在公司不断壮大的同时保持发展的动能。

  斯宾塞·王:投资人关系方面,我主要的任务就是保证包括你在内的所有投资人满意,帮助大家理解公司的工作,以及从战略层面更好地理解公司的决策,支持财务方面的支出,确保高效的资金分配,在财务方面支持泰德和格雷格工作。

  Nidhi Gupta:公司在电影制作方面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36项奥斯卡奖提名,请问长期来看,Netflix会否成为观众消费电影的最主要方式?还需要付出哪些方面的努力?

  泰德·萨兰多斯:我不知道会不会成为最主要方式,但是我认为会成为越来越重要的方式,我们发现电影制作和观众观影的方式没有发生实质变化,如果碰到观众喜爱的电影,他们会选择到影院观影,但是很多情况下可能由于时间安排和在家观影的舒适感,他们会在家看电影,当然不排除一些大制作,大场面的电影在影院看效果更好的情况。你提到了奥斯卡奖方面的成功,当然是我们非常引以为傲的情况,今年有17部电影获得了提名,另外对于我们的制作也能满足大荧幕播放的标准,我们也感到非常自豪,这些都对于观众选择在家还是在影院观影产生影响。

  Nidhi Gupta:公司在热剧方面也有很大份额,无论是IMDb,还是谷歌搜索排名方面数据都有显示,请问如果也在电影方面取得类似的份额,公司还需要付出哪些方面的努力?

  泰德·萨兰多斯:差别不大,因为观众的品味多种多样,我们希望在制作方面能够保持专注,制作大家最喜欢的电影和最喜欢的节目,无论具体到某一位用户是什么样的品味,生活在世界哪个地区,或者这位用户有怎样的情绪,所以我们的作品是从不同角度反映生活,很难相信哪家媒体公司会像Netflix一样,将电影《曼克》和纪录片《养虎为患》放在一起推荐给观众。每个题材的作品,我们都有着一流的专业制作团队,这才是获得更高份额的保证。

  里德·哈斯廷斯:还有需要更大投入,目前我们在电视剧方面的投入比电影要多,而随着公司整体预算的增加,电影制作方面的投入也会相应提高。另外,我们在电视剧制作方面的经历更长,理解哪些制作可能成为热剧,未来将会把这些经验用于电影,动画片,儿童片制作。

  Nidhi Gupta:关于Netflix获得索尼电影的流媒体版权,可否请管理层介绍更多的交易细节?比如公司出于哪些考虑同索尼电影达成协议?该协议弥补了公司原创内容方面的哪些不足?

  泰德·萨兰多斯:该协议最令人兴奋的一点就是Netflix可以基于索尼版权库中的内容,制作自己的原创电影,这对于我们而言是巨大的机会,没有这个协议,制作此类电影是不可想象的。该协议也是公司五年全球内容策略的一部分,协议中的“直发片”条款对于未来五年补充美国国内内容和原创内容具有重要意义。我们以往同索尼的合作也非常顺利。正如我此前所言,观众的品味各有不同,所以同索尼的合作是补充而非竞争关系。

  Nidhi Gupta:换一个关于定价的问题。过去几年公司服务在世界各地的定价差别加大,实际情况也是美国可能有家庭愿意每个月付50美元,而有些印度家庭可能不愿意每个月为Netflix的服务超过5美元,长期来看,如果公司的定价策略能够符合各个市场的实际情况,各个地区的营收贡献占比会是多少?

  格雷格·彼得斯:你所提到的价格差距是一方面,我们也在积极寻求制定符合服务内容的定价计划。我们知道有些用户家里购买了超大尺寸的电视,有些人用手机看Netflix的内容,有些帐号只有一个人在用,有些帐号是全家共享,需求是多样的,因此我们的定价方式也应该给予相应的考虑,这意味着定价策略的拓展,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是,让我们用户能在更多渠道观看到我们制作的内容,那么我们如何提高部分地区的低定价,如何让更多用户观看到Netflix的内容?大家也看到公司此前在亚洲一些地区推出了手机端观看方案,很好地平衡了功能和价格,公司会继续在这些方面努力。一个长期的趋势是,我们将提供数量更多和内容更为多样化的作品,以及与之相匹配的定价。

  Nidhi Gupta:与之相关的一个问题。公司在亚洲的内容投资增长非常快,一季度在韩国的投资是5亿美元,在印度制作40部新电影和电视剧,日本动漫内容继续增加,我非常好奇公司为何如此有信心积极投资亚洲?尤其是在像印度这样GDP低于全球平均水平,而且为优质内容付费意愿较低的地区。

  泰德·萨兰多斯:需要记住的一点是,我们一直在寻找适合当地市场的产品,我们希望推出的服务能够得到消费者的喜爱,并且为其创造价值百科。当然一开始推展某些地区业务的时候,我们会采取试错的方式。比如一开始我们在海外市场推出服务的时候,还没有本地制作人和本地语言的内容,而现在我们已经将服务推广到更多地方,我们认为在韩国,印度和日本的投资迄今为止还是成功的,产品匹配度也越来越趋向于成熟市场的水平,韩国原创内容和日本动漫在该国和该地区都有不错的反响,某些作品甚至引起全球观众的兴趣和观看意愿。这些情况都让投资亚洲变得更有吸引力。

  里德·哈斯廷斯:Netflix在日本和韩国市场取得成功,就如同公司在像德国和法国这么大的市场上取得成功一样,日韩都是非常大的发达经济体,这是令我们非常兴奋之处。印度市场,我们依然在探索,在该国市场的投资还是需要一些魄力和前瞻力的。而在亚洲其他地区的投资,跟我们在欧洲一些富国的投资一样,Netflix在当地市场的口碑也越来越好。

  斯宾塞·纽曼:我补充一下,你也可以参考一下财报中地区增长情况的部分。亚太地区贡献了公司一季度三分之一的用户增长,并且依然保持健康的营收增长,包括每用户贡献营收的增长。一部分原因是我们持续提高服务质量,用户观看的增加,流失率下降,并且进行了提价,比如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日本的提价行动。用户充分认识到我们服务的质量,所以业务一直增长很好。

  Nidhi Gupta:下面一个问题给里德。在这些客单价相对较低的市场中投资,考的是勇气还是信心?公司的策略是低价走量,还是收入和客单价长远来看都会提高,最终实现业务增长的目标?

  里德·哈斯廷斯:我们还在学习的过程中,之前在印度市场有过一些定价方面的实验,可以稍后请格雷格介绍一下。我们的工作重心还是找到合适的内容,所以我说印度市场的投资相比在日韩市场的投资,风险还是更大一些,当然,五年前我们开始在日韩市场投资的时候,也是冒着一定风险的,目前的情况要好很多了,找到了适合当地市场的内容,我们会继续努力拓展印度市场,虽然这个月,当地的疫情非常严重,导致我们的内容制作暂停。

  格雷格·彼得斯:我们无法预知未来很多年后,这些投资和业务拓展意味着什么。现在的工作就是专注于创新,测试各种内容和定价方式。目前我们在全球范围内都采用当地合作伙伴的方式,通过他们的渠道,让消费者了解使用Netflix,让消费者可以更为便利地支付服务费用,包括同合作伙伴服务打包销售的方式。Jio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该公司通过低价手机套餐和互联网电视套餐的方式,帮助Netflix拓展业务范围,非常成功,我们需要不断地尝试新的业务拓展方式和价格水平。

  泰德·萨兰多斯:印度市场蕴含极大的机会,Netflix的服务就是为具有创造力的制作人连接当地巨大的观众群体,当然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充满挑战,但一起都是值得的,所以我们抢先一步,及早投资,相信同样可以在印度实现公司在其他地区实现的业绩。

  Nidhi Gupta:那太好了,我本人就是Netflix印度内容的一名忠实观众。格雷格,你提到了在印度和其他市场的测试,比如在美国市场限制帐号使用者数量,能否介绍一下为什么选择目前的时机来缩紧用户使用权限?

  格雷格·彼得斯:用户的娱乐需求不同,公司希望通过灵活的方式来保证为各类功能设定合适的价格,以便更好满足用户需求,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做法,保证用户能更为便利地观看到我们的内容。同时,我们希望Netflix帐号的使用是通过授权的,这也是我们进行这项测试的目的,这也不是我们第一次这么做,不同地区都有过通过不同方式实现的类似测试,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些例行性的测试,向用户展示我们的发展方向,以及不断提升服务质量。

  里德·哈斯廷斯:我们还会进行很多其他测试,但是这些测试不会让用户有被锁紧使用权限的感觉,我们会以一种争取用户理解的方式进行测试,在协调服务变化和用户理解方面,格雷格也做了很多研究。

  Nidhi Gupta:有没有哪些地区非付费用户数同付费用户数的比例是特别高的?

  里德·哈斯廷斯:每个地区各有不同,用户行为也不一样,这同当地用户在帐号共享方面的想法有关,跟用户同家庭,亲人的关系有关,跟观看内容也有关,每个国家不同,一个国家内部也有不同。

  Nidhi Gupta:取消帐号共享长期来看是不是公司营收的新增长点?

  里德·哈斯廷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业务和营收增长优化机会,在于不断提高服务质量,找出更为合适的定价模式和价格水平,为用户自然地呈现各种使用功能,这些都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不断创新是我们的第一要务,也一直是我们不断在做的事情。

  Nidhi Gupta:下一个问题给斯宾塞。公司目前有10亿美元的超额现金,打算如何使用?可否介绍一下公司股票回购的一些细节?未来几年在现金使用方面有什么原则?

  斯宾塞·纽曼:我们预计今年可以实现现金流平衡,可持续自由现金流转正,之后一直保持成长。我们没有打算在报表上保持巨大的超额现金量,所以我们还将保持一定的负债水平,也就是100亿到150亿美元之间,一季度我们支付了5亿美元本金的债务,毛债务金额比前一季度下降。我们认为股票回购是一种将价值百科回馈股东的方式,一种负责任的资本管理服务,同样也可以保证报表的灵活度,为公司的战略服务。公司的第一要务是为持续增长进行战略投资,然后是将超额现金回馈股东,所以我们会保留相对于两个月营收数额的现金,从本季开始,以不影响股价的方式完成50亿美元股票的回购计划。

  Nidhi Gupta:里德,未来10年如果每年都能3000万付费用户,那么公司的总付费用户数就可以成功5亿,感觉已经是非常高的市场渗透率,Netflix是否有计划推出第二款app,还是会继续追求业务的进一步成熟,将工作重心放在资本回报方面?

  里德·哈斯廷斯:虽然互联网行业还处于成长期,YouTube和Facebook以及他们的其他业务都已经是几百上千亿的规模,如果我们能达到你提到的用户数,我们还将继续努力力争用户数再翻番。除中国市场以外,付费电视业务此前最高达到过8亿户,而且也是几年前的事情,所以真的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我们没有局限于DVD邮寄业务,没有将其视为主业,而是将娱乐视为主业,因此我们进入了原创内容制作行业,一开始是原创剧集,后来开始制作电影,动漫,儿童片和无剧本纪录片,一点一点我们不断增加产品类别,在娱乐产品类型方面就大有文章可做,另外在全球制作方面也有很多工作要做。我认为不会有你所提到的第二个产品,像亚马逊云服务和亚马逊购物一类的服务。希望我们能做一个规模超大的业务,拥有得到保护的可持续的利润池,不断增加服务类别,提高服务质量,不会寻求建立第二个大的利润池,当然也会有一些辅助的利润池,来自像经营消费者产品一类的业务。

  Nidhi Gupta:很多人认为游戏业务应该是Netflix业务的自然延伸,因为也是属于娱乐业务的范畴,公司有没有什么计划以Netflix的风格推出游戏业务?

  里德·哈斯廷斯:没错,我们参与游戏的方式,我们之前推出了互动电影《黑镜:潘达斯奈基》,还有一些其他的互动产品。

  斯宾塞·纽曼:我们已经推出了一些互动娱乐的产品,也有授权和衍生消费性商品,我们会继续学习,对于目前该业务的进展也非常满意。

  格雷格·彼得斯:我补充一点,这个业务需要伟大的产品,令人激动的人物,让用户希望沉浸于其中的故事,我们的工作也是希望形成这种连结,深化这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当然,游戏是其中的重要一环,比如基于线性故事描述的游戏,像是《黑镜:潘达斯奈基》中的互动方式,和一些孩子互动节目,都非常有意思。公司会继续在这个领域努力,我们其实也发布过游戏,是公司授权和衍生品业务的一部分,目前的进展我们非常满意。无疑游戏是娱乐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加深粉丝效应和体验。公司会继续探索。

  Nidhi Gupta:最后一个问题,大家觉得泰德在过去五次财报会上用了几次“时代精神”这个词?

  泰德·萨兰多斯:那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词。你得承认,确实是个不错的词。

  Nidhi Gupta:开玩笑,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今年公司受到奥斯卡奖提名的影片中,各位最喜欢哪一部?

  泰德·萨兰多斯:我打算打个太极,让里德先回答这个问题。、

  里德·哈斯廷斯:《芝加哥七君子》。

  格雷格·彼得斯:《白虎》。

  斯宾塞·王:《芝加哥七君子》。

  斯宾塞·纽曼:《白虎》。

  泰德·萨兰多斯:推荐大家看一部非常美的动画片《无论如何我爱你》,这部奥斯卡提名影片的叙事方式非常特别,打破传统。(完)

原标题:Netflix高管解读2021年Q1财报付费订阅用户增长不及预期是受疫情影响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