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熊晓鸽做公益的重点在教育领域未来投资重点是ESG

来源:新浪科技 2021-04-23 14:17:57
对话熊晓鸽做公益的重点在教育领域未来投资重点是ESG

  新浪财经 花子健

  熊晓鸽总能出现在恰当的时间。清华大学的110周年校庆,也是IDG资本捐赠清华大学脑科学研究的第十年。

  年近而立的IDG资本,用熊晓鸽的话说,正值壮年,没有错过新能源汽车的风口,也等到了自动驾驶的又一次投资浪潮。1990年1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开始正式营业。1993年,IDG资本成为首家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投资机构。

  中国有句古话叫“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而熊晓鸽竭力促成在清华捐赠成立清华-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又陆续推动了对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的捐赠,最终在中国成立三家研究院,更多是个人的情感因素。“公益慈善于我无关宏旨,唯存己念。”

  做公益重在教育领域

  “我大学毕业那一年,母亲因为脑溢血离世。”熊晓鸽说,住院的那八个月时间里,他看了很多脑神经外科的书,想办法找到专家治好自己母亲的疾病。“那只是很轻微的脑溢血,放到今天,她根本不会因此离世,但当时没有这样一个条件。”如今,熊晓鸽在有一定财力基础的情况下,希望能够弥补一部分遗憾,解决一些问题。

  十年后的今天,捐赠脑科学研究,不仅仅是麦戈文和熊晓鸽的身体力行。“在IDG资本,我们的这些合伙人非常认同脑科学研究,也支持脑科学研究,能够帮助到患有类似疾病的很多人。”熊晓鸽说。

  为此,IDG创始人及董事长麦戈文及IDG资本已累计向清华、北大、北师大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捐赠人民币2亿元,未来还将持续通过捐赠帮助中国脑科学基础研究,捐赠金额预计每年不少于人民币2000万元,并计划不断增加。

  IDG资本捐赠给三所大学的资金,主要是帮助引进脑科学研究人才,吸引这部分人才来到中国或者回到中国,或者吸引人才来做交流或者做访问学者。

  在捐赠之外,熊晓鸽甚至亲自上阵抓住机会帮助清华-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笼络人才。2017年,在研究院的一次活动上,熊晓鸽碰到了脑科学专家时松海,他主动向后者介绍清华的脑科学研究院并强烈建议他回国。他深知脑科学人才的稀缺性,因为一位MIT的脑科学研究院专家告诉他,全世界顶尖的做脑科学研究的人不超过60个,其中大概就有40个在美国,所以他希望越来越多的人才回到中国做脑科学研究。

  最终,在熊晓鸽的力邀下,时松海回国担任清华大学-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研究院的院长。

  除了脑科学研究捐赠,IDG资本和熊晓鸽个人还把做公益的更多精力放在了教育上。他个人在1995年开始捐赠湖南大学设立了奖教金和奖学金;2017年底,IDG资本捐赠武汉大学成立了新的奖学金。此外,IDG还参与了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旗下的“山村儿童营养午餐”项目捐赠。“在过去的20多年里,IDG资本捐助过很多教育领域的项目。”

  他认为教育确确实实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于他个人而言,如果他没有上大学,那么就只能在工厂里当工人。如果没有到美国留学,没有从事记者这个职业,也就没有机会到硅谷去做采访,那么也就没有走上风险投资这条路

  熊晓鸽多次强调,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三个脑科学研究院,IDG资本进行的都是公益性捐赠,支持这三个研究院进行基础性的研究。即使是接受捐赠时间最长的清华大学,目前脑科学的研究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现在对于这项研究的捐赠完全是公益性质的投入。

  他认为,做公益事业最需要避免的就是沽名钓誉。做公益做的东西得是对社会、对人类起到一些作用的,自己想做又做不到的一些事情。

  熊晓鸽很低调,但曾拥有记者职业经历的他,不仅仅非常健谈,而且非常坦诚。借着这一次难得的采访机会,熊晓鸽还谈到了自己带领IDG资本的投资之道以及未来的投资方向。

  未来投资重点在ESG

  “正在探讨脑科学领域的产研合作。”熊晓鸽对新浪财经表示,当前的捐赠只是IDG资本的公益捐助行为,并且脑科学还处于非常早期的基础研究,但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些项目能够完成从研究到产业的转化,比如当前做得比较好的认知科学,如果未来有需要产业化的投资需求,IDG资本也会考虑进行投资。

  回归当前的投资热门领域,熊晓鸽总结,过去十年是属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时代,风险投资更看重的是商业模式、创始人的执行力等等。下一个十年的主导性的技术则是集中在人工智能、5G为基础的技术场景,但以5G为例,虽然已经商用了一段时间,但5G的很多场景还没有出现。自动驾驶和新能源汽车还只是5G技术场景下的风口,“这样的风口,我认为能持续10年。”熊晓鸽说。

  在自动驾驶和新能源汽车领域,IDG也有不少投资案例,比如蔚来、小鹏汽车、商汤科技和小马智行等。IDG投资过的百度不仅在自动驾驶上早有布局,最近也宣布下场造车。

  “ESG(环境、社会和治理的简称,是一种关注企业环境、社会、治理绩效而非财务绩效的投资理念和企业评价标准)里面有很多投资机会。”熊晓鸽和IDG资本坚持的投资理念是“在不确定性中拥抱确定。”他认为, 做投资不能等到风口都起来了才去做,做投资公司要有全局的观点,不能等到风口来了再临时做,那就晚了。

  但就另外一方面来说,中国的投资圈现在存在的问题第就是风险投资公司太多,且都抱着炒短期的想法,用VC的钱投PE干的活,导致一级市场的价格比较高,这是不健康的事情。“未来应该有更多关注长线的钱。”熊晓鸽说。

  以下是对话实录(尊重原意的基础上略经编辑):

  提问:为什么要推动脑科学研究?

  熊晓鸽:首先,IDG董事长麦戈文先生在2000年的时候就在他的母校MIT设立捐赠建立了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我自己对这个非常有兴趣,因为我母亲在我大学毕业那一年因为脑溢血离世,她在医院里八个多月时间,看了很多脑神经外科的书,那时候我总在想,有什么办法能够找到专家,能治好我母亲的病。麦先生当时想在亚洲和欧洲分别再建一个脑科学研究院,当时在亚洲的最积极的是日本,当时我就说还是在中国建,正好跟清华接触,清华也想做这个事情。在清华成立100周年的时候我们签约,十年前的今天就成立IDG/麦戈文研究院。在11月份的时候,我们在北大、北师大各建了一所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

  提问:此次捐赠的资金用途主要是用在哪些方面?

  熊晓鸽:全世界做脑科学研究的一流的学者数量还是比较少,当时捐赠的钱主要是引进国外人才,吸引他们从国外回来,还有做一些交流,做访问学者,交流的那部分钱主要是我个人捐赠的。现在我们还是同样的,钱主要用在人才引进和学术交流等等。

  提问:对IDG来说,脑科学也是一个重要的投资的赛道?

  熊晓鸽:目前来讲,还是一个早期的技术研究,我们不叫投资,是公益的一个投入。

  提问:马斯克之前传了一段很有趣的猴子玩游戏的视频,对IDG来说后续在脑科学领域还有哪些长期的投资计划?

  熊晓鸽:我们目前对美国MIT脑科学研究院以及中国三个研究院还是公益性的捐赠,支持他们做这方面的研究。他们有一些成果。我们也在看是不是能够做商业投资,但是目前来讲还没有具体的,但在未来一些年,我们会加强这方面的合作。这次和清华的合作,还请了商汤科技的徐立来做理事,商汤科技是在人工智能领域比较领先的公司,我们在未来会在这方面探讨产研结合。马斯克的做的这个事因为还比较早,我不好下判断。

  提问:未来IDG在公益领域还有哪些规划?

  熊晓鸽:我们在公益领域还是集中在教育上,因为我们受益最多的还是教育。我们除了这里的捐赠以外,我个人从1995年开始在湖南大学捐赠,设立奖教金,奖学金;另外IDG在2017年底在武汉大学捐赠了奖学金。在过去的20多年里IDG资本捐助过很多教育领域的项目,还参与了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旗下的“山村儿童营养午餐”项目的捐赠等等。

  提问:如何平衡商业与公益之间的关系?

  熊晓鸽:做公益事业,最要避免的就是沽名钓誉,我认为做公益,你做的东西得是对社会、对人类起到作用的,做一些自己想做又做不到的一些事情。当时我觉得我母亲那个病,放到今天根本死不了,很轻微的脑溢血,但当时没有这样一个条件。还有更多的人可能因为这样的病去世了,所以我自己来讲,我曾经写过一段话,公益慈善于我无关宏旨,唯存己念,跟自己个人比较有关。对我们公司来讲,这次我们的捐赠是IDG资本,合伙人也非常认同这个脑科学研究。同时,这也是目前来讲基础科学非常前沿的一个领域。IDG从2000年开始捐赠脑科学研究,而欧盟和美国到2013年才推出脑计划,中国是2016年推出的脑计划,这点上我们还是比较早的看到它的发展方向,能够做公益方面的赞助和支持,我们觉得很荣幸,也很骄傲。

  提问:做公益事业的情怀是否影响做投资的判断?

  熊晓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怀,我的情怀,还有我的合伙人,大家公认一点,我们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很重要一点还是教育给我们带来的变化,比如我个人如果不上大学,原来就在工厂当工人,后来不到美国留学,不去做记者,也不去采访硅谷,就不会走上风险投资的路。

  谈未来投资趋势

  提问:新能源汽车现在是否过热以及行业的终局在哪里?

  熊晓鸽:说不好终局会怎么样,大家关注新能源,因为大家都知道,常规能源可能五十年、六十年,或者一百年后就没了,我们需要给后代能够留下什么样的东西,所以我们希望尤其投入在出行里面,我觉得也是一个很自然的选项。目前来讲,它还是停留在比较早期,现在我们看到的好像比较热,就说特斯拉,这么高的市值,每年在美国卖的新能源汽车量还比较少,其他的几个在加起来,跟常规的能源汽车来比数量还是很小,它未来发展的空间还很大。现在讲谁行谁不行,都太早。另外,氢能源我也很看好,尤其我上次去日本看丰田的氢能源,我认为氢能源可能有很好的未来。

  提问:汽车产业的变革会给消费者或者车企和整个社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熊晓鸽:现在来讲做汽车的门槛,跟过去来比,相对降低了。现在新能源车卖的量还是很有限,整个产业链的形成还有一个过程,比如售后服务、废电池处理等都有待来解决,所以ESG里面有很多的投资的机会。

  提问:下一轮科技浪潮在哪里?

  熊晓鸽:从做投资角度看,大约每十年左右会有一批主导技术。目前IDG资本在人工智能、智能出行、消费品牌、先进制造、新能源、新医疗、企业服务等众多赛道投入了一大批优秀的企业。每每处于新一轮产业革命的起点时,科技创新对产业发展的驱动作用更加突出。

  而现如今,脑科学作为硬科技医疗赛道中间的细分领域正成为新一轮的主导技术。其在基础研究上的突破,不仅对基层医学、临床医学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也将对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产业的发展带来重大影响。

  每一个投资公司都会根据他们能力来做判断,好的投资公司都是以研究驱动的,自己要研究,然后要懂这个行业,你才能去投这个行业,所以现在做投资公司的门槛比过去更高,技术的门槛比原来更高一点。你们可以看到,未来我们在技术方面的投资会越来越加强,越来越多。

  提问:当前全球芯片短缺,中国要借助汽车智能化转型的东风,有没有一些机会?

  熊晓鸽:汽车用很多芯片,提供了巨大的市场,中国显然是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半导体需求市场,当然现在缺这种芯片缺的厉害,在这点上有很多的投资机会。我看到听到,大陆和台湾的台积电比,晶圆技术上大概落后五年左右,逻辑电路的半导体大概落后一两年。

  提问:IDG是Coinbase的天使投资机构,为什么在其他机构比较模棱两可的情况下,IDG已经做了这么多布局?

  熊晓鸽:做投资不能等到风口都起来了才去做,最好能比较早的预料到未来的发展,能够看到它的发展。除了你刚才讲的Coinbase,我们还投了其他一些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方面的公司。做一个投资公司,还是要有一个全局的观点,有研究驱动,不能等到风口来了再临时做这个事情就晚了。

  提问:这个领域即使有人坚定不看好,IDG也一直坚定看好?

  熊晓鸽:对,任何一个新东西出来,都会有人说不好,你要看它的本质,它未来会怎么样,人云亦云就不好做了。一定要有自己的定力和自己的信念、主张,还要有一定的坚持,持续做一个事情。

原标题:对话熊晓鸽做公益的重点在教育领域未来投资重点是ESG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